当前位置: 首页 > 雅因乐

浏览历史

© 2005-2020 颠簸穿梭许久终于到了乌市。稍作休整就去看胡杨。十月初的塞北还不冷车行许久了无人烟误以为是走错了路。戈壁滩上一大群一大群的骆驼牛羊像盛开的花朵在芨芨草间流动。塞北的荒野曾经生活过世世代代的人,后因生存环境的恶劣逼得牧民们不断地迁徙已很少留下人类活动的痕迹。每一次迁徙后自然很快用风沙恢复了它本身的面目,仿佛那群人从不曾来过。永恒的画面漂泊无定的草原,在自然面前人终不过是它随性排解孤单的活物。或许世界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所有生物在自然面前都是卑微渺小不堪一击的。经历自然狂虐的塞北人大多没有江南人那么随性经历灾难后的幸存者们认为活着是神的恩赐,必须有一颗感恩敬畏的心对神虔诚的信徒们认为这一世是神赐予了自己今天,必须为神而生死。走过一路荒凉终于到了胡杨林十月初的叶子尚未黄透,我家乡的叶子都是尚未黄透就枯萎发灰了第一次见那种不脱水的自然黄,明明是生命凋零前的弥留却展现出从容与极致的惊艳。那些造型奇特的躯干,在极度恶劣的生态环境里不屈不挠,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后千年不朽在时间里活成了化石。惊叹生命的顽强,惊叹如此恶劣的地方居然还隐藏了这些美丽的精灵们。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